当前位置: 首页>>海外学习>>收获体验>>正文
收获体验
2016年夏香港暑期交换项目个人体会总结
2017-03-07 英法51 张静文 2151000046    (点击: )

今年暑假,我有幸参与了学校之间的暑期交换项目,在香港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学习活动。如今,香港之行已经过去了近一月,回想起来那一个月内的彷徨与欣喜,感悟与收获,至今仍感慨万千。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事情的开始谈起。为了这一个月的交换,我们每一个同学都战胜了重重阻碍,从一件一件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做起,从国际处面试到各种证明的开取,从鱼与雅思托福的战斗到和姗姗来迟的签证的纠缠,个中曲折与辛酸,非一言可蔽之。然而,这样的坎坷又何尝不是一次次珍贵的锻炼和体验?多年后,当再次回想起这段艰辛又充满意义的精经历,你会感谢你自己,感谢那个为了一个目标矢志不渝坚持拼搏的你,感谢那个排除重重阻碍,自我调适而所向披靡的你。

因此,当飞机掠过珠江口,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的那一刻,我是激动的,是自豪的,又是充满期待的。事物或许就是这样,唯有那些来之不易的东西可以教会我们学会珍惜。贫薄的快乐令人厌倦,它败坏了那开头艰涩终而美妙的精神事物的滋味。手里攥着在浦东转机的两张机票,彩色的八达通和通往理工大说明的地图,拉着重达我体重一半的旅行箱,坐在A21的二层一排,跨过气势宏伟的青马大桥,穿过郁郁葱葱的盛夏的大屿山,透过不时淌下雨水的玻璃窗,哥特的教堂,闪烁不定的霓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美妙,甚至有一刻会忘掉除了这里以外的所有,甚至会忘了自己。

   

这里的景,纯粹而优雅;这里的人,淳朴而坦诚。难以想象刚刚抵港的那个下午自己是怎么把四十多斤的行李在距宿舍500米的公交站绕了三个大圈,不能忘记路边热心的老奶奶用一口滑稽而真诚的感人的香港普通话给我耐心地之指路,走时还不忘关切地留一句:"慢慢呦!"更不能忘记公交车上,地铁上随处可见念着mini-bus 的小小孩童让我明白了second language 和foreign language的本质差别。

在香港的生活,可以分为学习和旅行两个部分。学习方面,我选修了世界葡萄酒历史以及中国传统风俗,礼仪,文化两门课程,时而在loyalty和filial piety中徜徉,指尖划过图书馆里一层层一架架的书,找寻先贤和前辈们的答案,时而为一群神奇的充满着各国语言的葡萄酒名字所困扰,但还是怀着对知识的虔诚和对西方文化的热爱,认认真真和室友一起,将一个一个陌生的名字,产区,制作工艺与技术悉数牢记脑海。在这些生动有趣的课堂里,我遇到了世界各国很多很多优秀的同学,不同的生活环境和学习背景使我们对同一件事物有着不同的认识和见解。每一次小组讨论,每一次成果汇报,都是知识的分享,思维与文化的碰撞。或许走得愈远,遇到有趣的人愈多,愈是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吧。这是一件好事情,生命的惊喜大抵在此。上课时偶然的一件小小的物品突然让我想起圣经里Jesus的那句话:"Be the salt of the earth,be the light of the world",这或许也是交大为世界之光的最初由来吧,唯有当一个人具 有了家国情怀的时候,他所做的一切付出和努力才有了不竭的能量来源和最终的落脚点。

   

就像对英语的学习永远都不仅仅局限于枯燥的课堂,对香港的感受也不只是因目的而只停留在了学习活动中。对一个地区的感受,当时细致的,全方位的,在别人生活的空间里找到与自己契合的那些小小的部分。在维多利亚港旁边的海事博物馆眺望远景,幻想着十六七世纪的人们返航归来的荣耀与欣喜;他们与大海的所有记忆,或许只有在这一趟趟归途中才可尽然寻觅吧;顶着大雨和大浪前往因风浪太大每年只有七月到九月可以前往的果洲群岛,在香港的最东端,在一座直径二十公里的塌破火山口航行,这里有常年被水拍击而寸草不生的小岛,有随时可以看到熔岩均匀冷却形成的六方柱状节理,还有海水侵蚀形成的旋转阶梯和海蚀洞。Life is like a boat,当头痛欲裂的时候,难受得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在长远一些,朝着最远最远的太平洋的方向望去,才是缓解的最好办法。

 

在长洲岛感受别样的生活,在太平山顶鸟瞰整个香港的美景,在海洋公园面对太平洋海岸激动到无法自已,在月牙形的浅水湾和海浪一起嬉戏以至湿了鞋子,坐着轻轨到最远最远远离市中心的东涌,换乘连底面都是全透明的昂坪缆车,大雾弥漫,港珠澳跨海大桥若隐若现,独自坐上二十分钟的屿巴来到大澳,在弥漫的虾酱味道中斜穿过整个岛屿,感受小岛上司机叔叔家人般挥手致意的温暖,这种惬意和自得,前所未有。

在香港,你可以获得一种知识的满足,在静谧自然的小岛上,亦可获得一种怡然的安稳。有一条界线似的,迈过它,便有清新之气扑面而来饿,悠远浑厚,于是时间也好似放慢了速度,就好比电影中的慢镜头,人便不那么慌张了,可以放下心来把你的每一个动作都看看清楚,每一丝风飞叶动,每一缕愤懑和妄想,盼念与彷徨,总之把你的心绪都看看明白。因而离岛的安静,也不是与世隔绝。

离港的那天早上下着蒙蒙的雨,坐在通往机场的大巴上,在青马大桥云雾飘荡的远方眺望。但是无奈大雾弥漫,所见无他。生活的悲欢离合或许本就远在地平线以外吧,而眺望,则是一种青春的姿态。

在长风不安的歌声里,请免去这最后的祝福。

白色的道路上,只有翅膀和天空。

眷恋与远行,方向相反,却彼此激荡,有如持久的钟声。

张静文

于 二〇一六年中秋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与维护:西安交通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 Copyright 2001-2012

站点设计:西安交通大学数据与信息中心